著作選粹

台灣人要何去何從?
獨立台灣會 2012/10/11

我們所知的人類發展二、三千年以來,先是以血‧土地‧文化及語言等的共同為繩索,而成立了「血族」(Kith and Kin)‧氏族(clon and gens)‧部族(ethnical group)‧種族(tribe)等小共同社會而生存著。

到了十五‧十六世紀,人口數量巨大化‧複雜化,封建制度衰退,資本主義發生,招致以前的小共同體的繩索「血」的因素消瘦,代之以「政治命運共同」與「經濟利益共同」結合做為統一‧寬廣的「民族」(nation,völk)‧「國家」(nation),而發展成為近現代社會。

然而,西歐的英‧法‧德以及日本等先進國家,因資本主義生產擴大,為了尋找新的市場,即以反動‧侵略的「民族主義」(帝國主義),侵佔亞‧非‧拉等後進地為「殖民地」(就是以武力侵佔他人的領地,加以政治壓迫統治‧經濟剝削掠奪,以及大屠殺本地人),殖民地受壓迫剝削。

十九‧二十世紀以後,世界各地的殖民地,即以進步‧解放的「民族主義」,起來進行「反殖民地」鬥爭。經過第一‧第二次大戰後,到1965年前後,全世界佔總人口的70%,有2百餘個殖民地,都自我解放,而建立屬於自己的國家。結果,全世界只剩下2000萬人口的台灣,成為唯一的殖民地,而仍然遭外來統治者殘酷的壓迫剝削與大屠殺。

世界今後將以民族‧國家為基本生存之道,這也是人類此後半永久的時代潮流。

觀之台灣400年來,由各時代祖先以血汗對外殖民鬥爭,結果,到日本統治時代,「台灣民族主義」自然形成。

然而,在第二次大戰以後,遭到蔣家中國國民黨中華民國的封建軍閥的殖民統治,他們為了永久統治台灣為殖民地,惡劣消滅台灣人意識,以黃河文化系統意圖毀滅「台灣民族」。

幸虧在二十一世紀,因世界自由平等民主的潮流蓬勃發展,深刻影響台灣人要自主獨立的意識再度復活,並反對從中國侵襲而來的意識形態和政治侵略。

在台灣面臨中共侵略的莫大危機,遭到一貫高舉「台灣民族獨立」大旗的所謂獨立運動大幹部,竟以「個人」祭祖為藉口,隨即落入「統戰」的陷阱中,深入中國與共產帝國主義低頭談和,這對台灣民眾實在是致大的打擊。世界對台灣的無原則‧無節氣,莫不產生不信與質疑。

台灣的祖先雖然從唐山來台,但在台灣已經獲得不容漠視的自主性與獨立性,所以,未來應往那裡去?關於這點,台灣人應該掌握確實。

「基本人權」(fundamental human rights)
史明 著

(1)西歐古代未有人權問題

人類在上古時期,奴隸不被當作人看待,連有權參加國政的自由人(free man),也完全從屬於國家,所以未產生人權的思想或制度。

往下在中世紀社會,各階層的身份(status)仍然有區分,分為領主(lord)‧騎士(knight)‧農奴(serf),各有堅固的不平等(inequality)存在,所以在這封建時代,也未把做人的權利當作基本問題。

(2)西歐近代是人權問題萌芽時代

在西歐的封建制(feudalism)開始崩潰之際,絕對主義(absolutism)的近代國家出現,就是人權問題開始的過程。此時,封建諸侯從事資本主義生產,但是絕對主義的帝王壓迫這些小諸侯,而引起這些小諸侯反對帝王的專政,人權問題於此開始初步的出現。

(3)資本主義發達是基本人權思想發展的經濟背景

西歐十五、六世紀,資本主義開始發展,資本家生產日益擴大,自由民主政治思想興起,農奴逐一被解放,資本家階級即以國王的絕對主義是資本主義發展的桎梏,第三階級(third estate, bourgeoisie)勢力強大化,新興資本家階級與貴族(nobility)對國王主張其抵抗權(right of resistance),所謂做人的「基本人權」理論以此為社會背景而成長,其後,人權問題發展為勞動者‧農民等多數者大眾的聲音而更加紮實。

1628年英王查理(Charles Ⅰ)署名的「權利請願」(Petition of Right),比1215年英王約翰(John)署名通過的「大憲章」(Magna Carta),更有絕大的大眾性,這就是新興資本家階級的大勝利。

其議會主義的勝利,乃是初次預告「資本家階級革命」(民主革命)的到來。

(4)英國的「基本人權」思想發展

資本主義最早發展的英國,經過兩次的資本家階級革命(bourgeois revolution),即清教徒革命(1640-60, Puritan Revolution),及光榮革命(1660-1688, Glorious Revolution),資本家階級國家就此成立,這使得在封建制胎內發出萌芽的「基本人權」思想,確實發展。

1689年的「權利章典」(Bill of Rights),就是基本人權思想在國家制度內踏出法制化的第一步,所以,法治原則,請願權,實現選舉制度,尊重議員自由言論等法令,成為英國憲法最重要的人權文件。

(5)法國大革命與美國獨立宣言的「基本人權」

關於基本人權能夠滲透於西歐世界,而成為各國憲法所不可或缺的要件,誠是以法國大革命為出發點。但是,18世紀以前,無論法國或美國,都受到英國革命與民主政治思想的影響,特別是受到約翰‧洛克(John Locke, 1632-1704)的自由思想的大影響。所以,基本人權思想的基底,即「自然法」(natural law, 西歐的倫理‧政治‧社會的基本理論),及「自然權」(natural rights, 人生而就有人權),受到資本家階級的壓倒性支持。

「美國獨立宣言」與諸州的權利章典(Bills of Right),及法國大革命的「人及市民的權利宣言」,都是各國人權思想與制度的很好典範,使不保障基本人權的國家被認為是「不擁有憲法的國家」。

在這些時代所確立的基本人權,都是指資本家階級國家的「市民」(citizen)的人權,所以以所有權(ownership)‧職業‧居住‧言論‧出版‧集會的「自由權」為其內涵。

(6)勞動權概念

到19世紀後半,資本家階級的自由民主思想發展的結果,想要以打破社會‧經濟的不平等及工‧農貧困為人權的勞動者運動興起。這種「勞動權」(right of labour,有勞動能力的勞動者,對國家要求提供勞動機會,並要求失業時提供生活費用),逐漸受到一般社會所認識,所以在第一次大戰後,德國的威瑪憲法(weimarer Verfassung, 1912)把其制度化,其後,各國相繼追隨。但是這些勞動權‧生活保障權,只對國家的形式要求,在資本主義社會體制下,這些人權尚未有確切落實的可能。

(7)「世界人權宣言」

人類經過第一、第二次大戰的禍害後,在1948年12月,聯合國第三屆總會通過「世界人權宣言」(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)。前言云:「對人類家庭所有成員的固有尊嚴及其平等不移的權利的承認,乃是世界自由‧正義與和平的基礎。對人類的無視和污衊已發展為野蠻暴行,這些暴行玷污了人類的良心,而一個人人享有的言論和信仰自由並免予恐懼和匱乏的世界的來臨,已被宣佈為普遍人民的最高願望。為使人類不致逼不得己鋌而走險對暴政和壓迫進行反叛,有必要使人權受法治的保護,有必要促進各國間友好關係的發展。各聯合國國家人民已在“聯合國憲章”中重申他們的基本人權,人格尊嚴和價值以及男女平等權利信念,並決心促成較大自由中的社會進步和生活水平的改善。……」這有關人權的誓言,是現代民主主義的核心,是極高格的理想精神。

但是看其第二次大戰以來,人類世界的現實,與這個理想精神,尚有很大的距離。

其他,還有列寧憲法(1818)和斯大林憲法(1936),以及毛澤東的中國人民共和國憲法等,都是在獨裁專政之下,並與社會現實相悖離的,有名無實的假基本人權。

凡是決定基本人權概念的基準,要看其社會多數者,是否獲得更多的生活自由和更高的生活水準的事實,才能認定。

(8)台灣仍處在外來殖民統治體制下的奴隸身份

台灣四百年來,一貫被迫處於殖民地統治(colonial rule)之下,台灣本來的鄉土(home land)與民族(nation)都受到殘酷的征服霸佔‧壓迫掠奪及屠殺,現在還是屬於「殖民地社會」,是現在世界唯一的殖民地社會,做人的權利從基本遭到毀壞,所以關於人權問題根本在談論之外。

要先把台灣民族獨立與殖民地解放努力實現,就是台灣人權的主要問題。

台灣獨特大眾文化│「普度」
史明 刊載於自立晚報--1998.09.04

台灣普度的歷史,從滿清時代開始形成,也是台灣獨特的固有文化。

在滿清統治時的二一三年間,從中國大陸過來台灣的漢人,截然分為統治勢力(官、兵、大租戶、大商人),與移民農民開拓者二個不同陣營,二者因為殖民性壓迫剝削的矛盾而長年對立、相爭不已,所以二者雖然同屬漢族,但在經年累月之下,終於自然形成「本地人社會」與「唐山人(本土人。中土人)社會」。兩個不同的社會範疇。

因此,在本地人反抗唐山人的所謂「三年一小反五年一大亂」,以及本地人內部的「分類械鬥」等鬥爭當中,每次都造成本地農民大眾大量犧牲而遍地死屍的悲慘情景。所以本地農民都在村頭村尾設置共同墓地,合葬這些無主的犧牲英雄,這就是代代台灣人所敬仰的「大墓公」。所以,台灣開拓者後裔,對於祭祀大墓公拜好兄弟是特別虔誠熱心,每逢農曆七月,各村莊都舉行「普度」盛典,藉以安息台灣無名戰士英靈,並祈求保祐自己的合家平安與五穀豐收。老人家們就把古時好兄弟的英雄事跡講給年輕子孫們聽,而成為台灣固有的口傳歷史教育。

台灣鄉村社會年年舉行的普度與迎媽祖等盛典,逐漸成為凝結為「本地人社會」的精神樞紐,與本地人共感與共同意識的精神基礎,後來才發展為台灣社會與台灣人意識。然而,重要的是,普度這種台灣固有的大眾文化與歷史傳統,在國民黨殖民統治下,卻漸趨於蕭條頹廢。這個台灣文化的消失,實是台灣民族生存的最大危機。有鑑於此,獨立台灣會將在九月五日當天舉辦中原普度活動,就是基於這樣的道理。

台灣民族比中國種族進步早

社會學上、民族學上、種族和民族是兩個規範不一樣的社會存在。

種族是人類較早時,大家要做伙的時候,都用血的同一和住的土地的同一來結合,所以說,這個種族他的要素是屬於比較自然的。

民族是以現代社會的政治命運和經濟利益所結合起來的東西。

歷史上來說,人類的社會起先是由種族開始,歷史進到現代化的時期,加上資本主義化、現代化的產生,人的社會的結合的血和土地的因素漸漸被淘汰,新的時代的政治因素和經濟利益代替血和土地的結合,如此起來的現代社會就是民族的時代。

如此看來,民族和種族所生存的時期和他的本質就完全不一樣。

台灣四百年以前,漢人都是大陸的漢人,來台灣移民以後,才漸漸血和土地的因素慢慢退去。雖然同是漢族,穿鞋的漢族做一個社會單位,來壓迫欺負這些打赤腳的漢族。

也就是說,來到台灣以後,穿鞋的漢族來欺負打赤腳的漢族,所以兩方的漢族以血來做伙的因素,已經分裂了。才說一邊是本地人、一邊是唐山人,這是土地的問題。也才有「三年小反、五年大亂」,要出頭天,不讓別人欺負自己要做主人。

歷史再進一步,現在以漢族為主的漢人打輸日本。

唐山人在大陸有厝、有家庭,所以一批一批一直回去,只有這些一、二十代都沒回去中國的本地人都留在台灣。

日本為了剝削台灣更多,一直將台灣資本主義化,和現代化。在那50幾年中間,滿清末期時代,帝國主義分割中國,滿清瓦解,其中軍人起來做軍閥。所以說,孫文本來是要去做總統,孫文打輸所以才跑來廣東做政府,這也是軍閥,孫文死後蔣介石接也是軍閥。

台灣被管50幾年,資本主義化、現代化雖然不徹底,但因為有經過現代革命,所以在這中間,台灣的社會和中國的社會歷史進步的過程上,中國已經離台灣很遠了。

民族發生、民族主義,是現代革命後才有的,民族和民族主義是台灣比中國早。所以說,台灣民族、台灣民族主義和中華民族、中華民族主義是不一樣的,況且,在台灣更有統治、被統治的問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