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3.11.8日開站
到訪人次

 

台灣獨立2階段革命理論

跛腳的資本主義

    史明認為台灣的資本主義是一種「跛腳的資本主義」,它係由外來力量強制植入,而非台灣社會本身的產物。最初日本殖民者在台灣建立資本主義,以便於剝削台灣的資源與人力,國民黨政權則一手接收日本所留下的殖民體制,繼續壓榨台灣人民的血汗。目前百分之七十五的產業及財富全由國民黨所壟斷,台灣人民大多從事勞動及中小企業。

      同時,日本及國民黨殖民政權只允許工商發展,卻不能容忍民主政治,他們一再打壓台灣的草根政治力量,這也就難怪台灣的民間企業一直無法蓬勃發展,資本主義也未能正常化了。

2個階段的革命

    因此要達成台灣獨立及其社會改造,必須經過2個階段的革命:

      頭一個階段是「民族、民主革命」,首先根除外來的殖民勢力,建立民主制度。史明強調民族革命並非要消滅中國人,而是要「打倒中國國民黨集團及其幫凶的台灣買辦所形成的殖民體制」。換言之,即是使他們無法再操縱台灣的政治、經濟、軍事、文化。

    等到資本主義在台灣落實之後,再進行第二階段的社會主義革命,建立一個人人「各盡所能,各取所值」的國度。

     許多人問史明,共產主義者主張世界革命,廢除國家體制,何以他卻贊同台灣獨立,史明說,馬克思對於「國家」的藍圖相當模糊 【注】,他個人的立場是只談社會主義。共產主義的層次高於社會主義, 目前台灣最嚴重的危機是可能被國民黨出賣,以致遭到中共併吞,因此民族民主革命才是現階段最緊要的課題,等到獨立之後,台灣才能再進行另一步的改造運動。

組織與理念

    要完成革命,則需要大眾的參與並組織群眾, 史明說:「通過組織,來壯大大眾的力量,才能打倒殖民體制,才能保障我們在台灣共和國所建設的民主,不再被壟斷。」他接著說明,如果中產階級取代國民黨成為新的特權階級,對多數的台灣人民而言,只是換湯不換藥,並未達到民主革命的目的。

    組織群眾,則有待理念的結合,史明提出台灣民族主義(Taiwanese Nationalism)作為核心理念,它是「台灣人關心台灣前途而形成想要建立台灣成為獨立國家,想要建設國民經濟,同時想要發展固有台灣文化的思想和行動」。

    史明認為,台灣民族主義乃是經由台灣人祖先一代一代所傳下來的精神傳統,四百年來,台灣人受荷蘭統治時反紅毛,受清朝統治時反唐山,被日本殖民時反四腳仔,二二八時反阿山,在這些抗爭的過程中,我們的先人死傷慘重,犧牲無數,因而產生了台灣人和外來統治者不同的共感和意識,進而萌生「出頭天」的意念。

    「出頭天」 是群眾語(有別於知識份子的用辭),用現代社會學、歷史學的眼光來看,「出頭天」就是不要人管,想自己當家做主的意思。這是台獨理論的基礎及其歷史背景,史明說,台灣獨立運動有其歷史的必然性,它也是祖先流血受難所交代給我們的歷史任務。

    要達成台灣獨立,當前的急務則以宣揚台灣民族主義及組織群眾兩項為最。

    史明說,單單「民主」已不足以號召群眾、結合群眾,反而是「走群眾的後塵」,目前獨立已成為越來越多台灣人共同的渴望,訴諸「台灣民族主義」才能感動大眾,激發他們為台灣的未來而努力。

    基於他長期對組織型態的研究,史明認為,面對國民黨這種組織力極強的對手時,屬敵大我小的狀況,反對運動的組織應該如冰山般,必須深入地下,只保留少數的檯面人物。

    可惜大多數反對運動的團體太重視表面工作,只著重文宣和演說,群眾基礎則十分薄弱,這種倒三角形的組織模式,實在無法與國民黨抗衡。政治鬥爭乃是實力對抗實力的戰爭,運用理念來有效地連結大眾,才能擴增反對運動的力量。

    1991年獨台會事件即顯示了民眾的力量是任何政權所不敢輕忽的。原先,在中共施壓之下,國民黨以為只拿「獨台會」這個「冷門」的獨派團體來開刀,只抓了四名不甚出名的青年,預料不會發生變故,殊不知台獨的理念在民間已植下基礎,因而在當年520日時有大批民眾走向街頭,加以警察濫打學生、教授,更使民憤沸騰,國民黨此時才自知錯估了人民的實力,為了平息眾怒,國民黨將四名被告予以交保,這是四十年首樁涉嫌叛亂者仍能獲得保釋的案例,也是反對運動的一大突破。

【注】史明說:馬克思曾五次更改「國家」的定義,他最大的成就,其實在於找出資本主義的發展規律及其社會矛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