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3.11.8日開站
到訪人次

 

各時期的史明—在臺、日求學時期

在台求學—反日經驗

    八歲時,他入學於台北市建成小學校,這是一所日人小學【注2,每年所招收的二、三百名新生當中,只有 四、五名台灣人,因此台籍學生常受日籍學生欺侮,台灣學生也因而分成兩派,軟派對日本人唯諾是從,硬派則與日人對立,甚至打群架,史明屬於硬派的成員,而他初步的反日意識也是由此形成。

    他父親在日據時代加入文化協會,所以史明在不知不覺中,對台灣問題有相當的了解。

    後來唸台北一中(五年制),當時每期250人中,台灣人最多佔34人而已,台灣學生常遭日本人的欺負。史明個性較強,不能讓步,常和日本人打架。雖說是打架,是實是常被45個日本學生打得鼻孔流血,這種環境造成我對日本人的反感。
  • 史明在建成小學的全班合影。(最後排右六,黑色制服)

赴日深造—廣涉社會主義
  • 史明與日本早稻田大學同窗合影(右1)
    • 台北一中畢業後,為了脫離台灣惡劣的殖民地環境, 1937年 史明前往日本進入早稻田大學經濟政治系的政治科就讀。在那時代,所有台灣人都想當醫生,否則將來生活都有問題,更別夢想娶妻過安定的生活。所以,他3位中學時代的台灣同學後 來都當醫生,只有他這個自稱『變種』、年輕、血氣方剛,去唸政治科。
      在一個不民主的社會,統治者最忌諱的就是被統治者去搞政治。史明這被統治者到日本去唸政治科,當然引來日本政府的特 別照顧,因而常常被警察跟蹤、監視。可是人需要鞭策才能堅強起來,日本人愈跟蹤,他反而愈勇敢。

      日本的大學分為官學和私學,帝國大學乃為官學的代表,官學(帝大)畢業生多進入官僚體系。而私學則以早稻田大學為首,早大則是培育在野黨領袖的搖籃。官學的學生大都像坐電梯 一樣,一搭上去,就步步高升,終生享用不盡。私學則較踏實,對西歐自由、民主的精神,各種學派之導譯都詳細介紹,所以在這種環境下,史明雖然不用功,卻也唸了不少書。
      當時早大的校風開放,它的政治科是私立大學中最優秀的。二○、三○年代正值社會主義在日本盛行,著名的左派學者河上肇即在早大任教。熱情洋溢、智慧初開的史明,浸淫於自由的學術殿堂之中,六年間廣泛涉獵了社會主義的書籍。

      史明說,許多信仰社會主義的人並非勞動階層出身,像他即是為了探討人文主義(Humanism)的形成,才去研究社會主義。

    • 於日本早稻田大學時期的史明
    • 1917
      年,蘇聯的社會主義革命成功,史明受到極大的鼓舞。同年美國總統威爾遜提倡「民族自決」。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,各殖民地 的獨立運動風起雲湧,第三國際間「反殖民主義」、「民族解放」的呼聲蔚為風潮,連日本也受到衝擊,其中尤其以京都大學反帝國主義的色彩最為濃烈。從那時起,史明也開始關切帝國主義國家的殖民地政策。

      1942年,太平洋戰爭發生的次年,史明大學畢業。

       

      【注2】 日人小學:日據時代小學分成台人公學及日人小學,前者為台 人而設,素質、設備、師資較低劣,後者主要為來台日本官員的子女而設,素質等各方面優於前者。
    • 史明近年回日本早稻田攝於以前唸書的系所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