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3.11.8日開站
到訪人次

 

亡命日本期

 剃刀邊緣
  • 史明在日本當廚師照
    • 到了日本,出了碼頭溜到街上,被兩名警察碰上,他們看到史明一身邋遢就問我從哪裡來,史明以流利的日語回答『橫濱』,他又問橫濱住哪裡,史明就從印象中的橫濱胡亂給了他一個住所,他非常高興,原來與史明竟 是鄰居,也就放史明了。但走不到兩三步,另一名警察又追上前來,問史明從橫濱如何到此來,史明說搭火車,他再問史明火車票多少錢,史明就被識破了!
      史明被捕之後,日本人計劃將我遣送回台,史明就告訴他們自己政治犯。 這是由於日本的法制早就很上軌道,對他國的政治犯一般都會加以保護。但史明沒任何證據澄清不是殺人放火的罪犯,怎能隨便保護?所以他們還是決定將史明遣送回台灣。
      當時史明自料死定了,在衣角裡藏了一片刮鬍刀,平時史明常摸摸脖子,準備到台灣,一下船就要割喉嚨自殺。

     被警總稱為「叛亂第一司令」反成救命符

      回想起來,人生的際遇往往是塞翁失馬。日本警局打電報和台灣警總聯絡,說史明施某現被扣於警局,國民黨十分高興,要求將史明立即遣送回台。恰好天山丸號的船長回台後向警總報告史明偷渡之事,警總於是寄給日本外交部一張 通緝書,宣稱史明為「叛亂第一司令」,要求日方將他引渡。
      當史明準備好要死的時候,有一天,警察局長向史明握手恭喜,史明不知所以然,原來警總寄來那張通緝令,上頭說 史明是叛亂犯,間接就證明了史明是政治犯,想不到這份文件竟成了史明為政治犯的證據,使他獲准在日本居留。就這樣陰錯陽差,史明得免於一死,乃得終一生之力,從事台灣民族的解放運動。

     大難不死 擺麵攤當基地
  • 獨台會在革命據點—新味珍餐廳
    • 為了生活,史明先去擺麵攤、賣水餃,他的麵攤曾作為訓練島內地下工作人員的場所,後來這間麵攤被改建為十坪大的五層樓,成為他目前所經營的新珍味麵店。

     社會主義的再出發

      五○年代台獨運動係以日本為中心,以廖文毅的「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」、「台灣民主獨立黨」及王育德的「台灣青年會」等為首。史明認為廖文毅的作法落伍,但他自己堅決的社會主義主張又很難獲得共鳴。
      自六○年代起史明即主張主戰場在島內,他仿效流亡倫敦的馬克思及列寧,潛心研究革命的方法和理論。
      初抵日本這段期間,史明的內心充滿苦惱,亡命日本等於宣告他革命理想的
      根源--社會主義,在現實上已經失敗。1952年起,他去圖書館重新學習社會主義,想了解社會主義當前的挫敗,究竟是屬偶然或必然:史達林、毛澤東做出屠殺千 萬人的慘事,到底是出於社會主義本身理論的謬誤,或者是他們個人人為的錯誤?
        經過一番研究後,史明再次肯定了社會主義。他說,蘇聯、中國、東歐諸國, 其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的敗退,乃是人為不贓的後果,馬克思的經濟理論及革命方法原本是一整套,然而在這些國家中,社會主義只被斷章取義施行了一部份,甚至遭到扭曲。
        列寧和毛澤東都忽略了社會主義發生的客觀條件,及當時蘇、中兩國的社會現狀。史明說,資本主義是社會主義的 母胎,社會主義的產生肇因於資本主義社會內部的矛盾。由歷史演進的過程來看,歐洲先從農奴封建社會進化為資本主義社會,才能再過渡到社會主義的階段。
        然而在1917年蘇聯社會主義革命後,列寧卻不待蘇聯從落後的農奴社會轉型為資本主義國家,即斷然實施社會主義,1936年,史達林實施史達林憲法,宣佈蘇聯成為共產國家【註4】
        在中國,也是未待資本主義發展,毛澤東便於1953年實施社會主義,又在1958年推行人民公社的政策,正式實行共產主義。
        列寧和毛澤東所犯的另一項錯誤,則是輕視民主。史明說,民主政治和自由經濟宛如雙胞胎,同是資本主義社會必然的產物,這兩者並存而不可分割,就歐洲的歷史來看,當自由經濟發生的同時,也產生了民主、自由的思想。民主 是資本主義的一環,也是導向社會主義的要素之一。
        在蘇聯,社會主義革命雖然擊垮了封建勢力,但列寧執政後,卻把國家當成階級壓迫的機器,建立了以黨官僚為基礎的個人獨裁。(Nomenklatura,德文)
        在中國,毛澤東則把個人專制加上中國封建的帝王思想,形成無與倫比的獨裁體制。他和列寧、史達林,可說是假社會主義之名,行個人法西斯之實。

     1961年:日文版《台灣人四百年史》首先問世
  • 史明於日本寫作年代攝於書桌前
  • 同時,他也開始鑽研台灣的歷史,1961年,他所寫的《台灣人四百年史》日文版問世,這部鉅著於1980年、1986年分別以漢文、英文發行。
    也是從這本書起,他改名為史明。他解釋說,古代中國的史官撰寫所謂「正統 」的歷史,必須依照皇帝的心意,如有所不從,即遭到刑罰,因此史書中充斥著謊言,無法詳實記錄當代的事蹟。

    「史明」就是「把歷史弄明瞭」的意思。

     1967年:創立「獨立台灣會」

    1967年史明主導成立「台灣獨立連合會」,想串聯旅日的各個台獨團體,但辜寬敏的「台灣青年獨立聯盟」及張春興、林水的「台灣獨立總同盟」不願加入 ,史明遂以「不能達成在日台獨運動大團結初志」為由,解散了「台灣獨立連合會」。稍後,同樣於那年,他創立了「獨立台灣會」,並將它定義為「一個社會主義的黨」。

     1981年:亡命者的首度出訪

      亡命日本的平時,史明於白天經營料理店,夜晚讀書、寫文章。他的生活規律而簡樸。
      史明在中國時曾與一名日籍女子結婚,這位女士曾來台灣再回日本,兩人後來離異,四十年來史明一直單身獨居,無 妻、無子。他視一位跟隨他工作數十年的工人視同己出,未來他的餐廳也將交給這名工人管理。
      由於史明在日本被歸類為「亡命者」,一旦出境即無法入境,1978年這項法令被更改為在一定時數內入境,仍可獲准 居留,因此遲至1981年史明才首次走訪美國。
      八○年代初期,史明和當時流亡美國的許信良結合,他曾資助許信良的《美麗島周刊》,該雜誌也曾刊登鼓吹城市游 擊戰的文章。稍後,史、許又合組「台灣民族民主革命同盟」,卻因意見不同而告分裂。
      史明知道自己是個「敏感人物」,不少人只因可能與他接觸過,就被羅織為叛亂犯入罪【註5】,所以他雖樂於和人 交換革命心得,卻總在散場時獨自先行離去。
      非在談及台灣問題時,史明表現了獨特的見解和分析能力,誰都會以為他只是一個平凡的老人,在斜照的日光下,他 銀灰的髮絲閃著柔和的光芒,雙眼皮分明的眼睛注視著手中的書冊,誰會想到這位看似沉靜、好學的老者,竟有五十年風浪起伏的革命生涯,而且擔任一個地下革命組織的領導者?


      【註4】社會主義的目標在於各盡所能,各取所值,共產主義的目標則是各盡所能,各取所需。這是兩者的基本差異。
      【註5】黃華、許曹德、嚴尹謨都曾因涉及獨台會而坐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