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3.11.8日開站
到訪人次

 

中國參共抗日時期

 投入弱勢共黨反抗日本

    1942年,太平洋戰爭發生的次年,史明大學畢業,便決心前往中國抗日。此時日本在東南亞連戰皆捷,聲勢強 大,他卻選擇去投入弱勢反抗的一方,要做這樣的決定,必須鼓起莫大的勇氣。而史明寧不為日本順民,毅然抉擇去實現自己的理想。

    史明去中國,並非出於同族同胞(漢族)的情感,而是基於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立場,這點他與同時代諸多 對中國懷有祖國情結的台灣知識份子不同。史明說,台灣與中國長期以來即無社會關係,人民之間所謂「同胞」的情感已變得淡薄,而他的祖父輩對唐山來的清朝官吏極為反感,他自幼即得知唐山人常欺侮「本地人」。

      史明先到日軍佔領之下的上海,加入同屬社會主義,具有反帝、反封建色彩的中共陣營。他根本未考慮去重 慶,在他眼中「蔣介石是個軍閥」,國民黨則是「土豪劣紳的黨」。

 不濫情的共黨諜報員
  • 去中國參共抗日當地下諜報員時的馬掛照。
    • 不久他被派往晉冀、魯豫軍區的太行山受訓,兩個月後,由於他精通日語,又被調派至上海從事地下工作。在中國的這段期間,他化名為「林鐸」。

      中共的諜報網係以一男一女為單位,偽裝成夫妻做為掩護。但孤男寡女在外,又朝夕相處,日久難免生情,有人假戲真做,甚至因女方懷孕而誤了要事。為了避免這種困擾,史明動了結紮手術。

      日本投降後,史明在北京停留一年,後來又調到河北阜平的中共軍事幹部學校受訓。

      1946年夏天,國共內戰揭幕,國民黨擁有強大的美式武裝,中共卻只憑著 手榴彈及土製槍枝打游擊戰。在武力懸殊的情況下,中共退入根據地河北阜平,史明也被調遷到這個狼玡山高台上的基地。

     拯救台籍士兵

      1945年起,國民黨在新竹、苗栗、嘉義、台東等地抓了四、五千名台灣兵,把他們整編為第107170師。這兩師於1946年年底,被派到黃河沿 岸作戰。

      中共的武力雖弱,統戰卻相當強悍,國民黨的據點一一為其攻破,每次都被俘虜五萬、十萬人,其中也包括台籍士兵。台兵曾受過日本的軍事訓練,懂得操作近代武器,因此卸下國民 黨的軍服,換上中共的軍裝後,又被派往前線。台共性情耿直強硬,又勇於衝鋒,因而死傷極為慘重。

      史明在阜平讀了『解放日報』,得知台兵每每兩、三百名一批批地陣亡,非常心痛,於是他向延安【註3建 議,謂台兵不宜再被調至前線任其戰死,而應調入後方訓練,已俾將來返台工作。結果延安不僅採納這個建議,而且下令將史明調往太行山,負責組織訓練台灣部隊。

     洞悉中共醜陋的本質

      想不到這項任務竟使他洞悉中共醜陋的本質。由於在生活習慣、思想、社會關係上,台灣人與中國人差異極大 ,中共的組織一直無法打入台兵的圈子,於是中共調用廣東梅縣客家人及福建籍的幹部,製造福佬、客家兩語系台灣人的分裂,才滲透入台兵當中,這對史明不啻是一大震撼。他一向認為分化政策乃是殖民政策的中心, 中共的人民解放軍號稱是革命的部隊,卻採用和帝國主義國家相同的手段來對待台灣人,實在令他大為反感、失望,這也是促使他日後出走的原因之一。

      1947年到1949年間,中共推行土地改革,這原本是一項進步的政策,可使中國由封建社會轉型為資本主義社 會。然而中共不僅取走地主的田產,還消滅他們的生命,有的被活活打死,有的被人割耳鼻凌遲至死,甚至連其家屬也未能倖免,他們被強制掛上某地主眷屬的牌子,被趕出家鄉,其他村莊不敢予以收容,竟任令他們大 批大批地餓死,史明再一次受到衝擊,原來掌權後的中共,竟也搖身變為猙獰的劊子手。

      毛澤東從上而下的個人獨裁,更令他對中共徹底失望,毛宛如中國歷史上的皇帝,神聖而不可侵犯,其「無謬 性」遠超過日本天皇,這與社會主義主張平等、打破階級壓迫的理論,完全背道而馳。在所謂「解放區」的許多中國青年,也對中共的專權、殘忍大失所望。

      1949年,蔣介石下野,由李宗仁代理總統之職。此時東北、華北的國民黨軍隊已被肅清,天津、北京、太原、 青島均在中共的掌握之中。國民黨派張自忠、邵力子、劉斐三人先到北京求和,和談破裂後,他們見大勢已去,便投降中共。甚至連蔣介石的親信,原先守北京城的司令官傅作儀,也倒戈投靠中共。

      這一年的五月,毛澤東、劉少奇巡視石家莊之後轉赴北方,隨行人員當中以中央大員優先通行。史明見脫離中 共的時機已到,便假造路條,偽稱自己將被派往台灣工作,請沿途的同志予以保護放行。他先穿軍服往東行,由冀南德縣搭津浦線火車南下至濟南,再換便衣,從青島突破封鎖線返回台灣。

    【註3】延安:陜西延安是中共後方的老根據地,國共內戰時,它是中共的指揮中心,也是第三國際的一個據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