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3.11.8日開站
到訪人次

 

人民眼中的史明—荒野孤燈

史明只是個革命家?抑還是個俠骨柔情多才多藝的文學家?
且看看詩人對他的側繪

 《革命的教養》  李敏勇

    初春的一個星期天上午,台北火車站南下候車月台,不甚明亮的空間,仍然感到涼意的氣氛。

    我因前往台中一家頗具藝術品味的書店演講,在那兒候車。碰巧遇見在那兒候車的S先生--他是一位 革命家,最近才被法院宣判為沒有叛國罪的台灣人四百年史作者。

    S先生問起我,接替我擔任的一個文學團體會長職務的L先生事情,我告訴他說L是翻譯德語詩的詩人,且致力於里爾克詩的漢譯。
    提到里爾克,S先生顯得相當有興致,他說到在日本的現象。許多日本人喜愛里爾克的詩。說著說著,批評國內的知識份子或社會運動家可能不太有人知道,遑論喜愛里爾克的詩。

    革命家常常是知識份子,也常常是喜歡學藝術的人士。S先生提到的日本的例子,反映了日本社會的文化狀況。
    韓國的情況,像南韓的文學出版和閱讀就有不錯的景況。哪像台灣,許多人根本不讀文學作品、不讀詩。

    我想起在南韓漢城感受到的文化氣息和藝術氣氛,從出版社成套系列的詩書文庫,對照我們的低迷,不禁失望。

    現在連文化人也沒有文化閱讀了。回想起戰前成長的知識分子及文化人,他們感染的文學風氣,對於生 命況味和藝術教養,比起現在的人是豐厚多了。

    滿頭白髮,一身牛仔裝打扮的S先生,再談到里爾克時的光彩,不遜於他談台灣的國家、民族、社會視野的光彩呢!

    史明先生在談台灣的國家、民族、社會視野時,充滿光彩。他在談文學、藝術時,也充滿光彩,但他這樣的形象並沒有被台灣社會知曉,認識。

    台灣的政治改革,缺少革命性,也缺少文學藝術的教養。我們的社會把國家重建、社會改造的結構性事業狹化在公職選舉的形式裡,對於真正要追尋的視野缺少豐質的把握,缺少信念和理想。

    在台灣的歷史未結算,革命性的國家重建和社會改造未真正完成的狀況中,史明先生的形象應該有許多啟示,讓大家深深思考體認。

 來看看各界對這位深具文化氣息革命家的感性告白吧!!

 電子書檔